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总裁的情人老婆

孤单的肩膀一人扛起家里的开销,可是老天不仅不怜惜她,竟然还火上浇油。天哪!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危机(1)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 危机(1)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蓝夜雨的心碎了,他还在撒了一把盐,蓝夜雨告诉自己要坚强,说让她爱上了一个撒旦。蓝夜雨告别了菁菁回到牧宅,看到一地的凌乱,看到醉醺醺的罗珊喝醉了躺在地上,原本她总是欺负自己。她不应帮她的,可是不忍心,冬天在地板上睡觉会感冒的。

蓝夜雨使劲全身力气试图把她拖走,可是罗珊看上去满瘦弱的,对蓝夜雨来说还是比较费力气,蓝夜雨想想这么大的驼就让她睡在楼下的客房里吧!蓝夜雨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才把她弄上床,盖好被子,蓝夜雨看见罗珊呢喃着,没听仔细,刚要出去。听到她在叫着亚斯。

“亚斯……亚斯……”

蓝夜雨关了灯,收拾好罗珊弄的残局,菁菁要是知道一定会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说自己善良被人欺,收拾完后,蓝夜雨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路过牧冰的房间,看着里面整洁的大床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躺在这里忐忑的心情,蓝夜雨躺在水灰色的大床上,感受牧冰的残留的气息,眼角挂着泪珠。蓝夜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到房间的,浑浑噩噩,每次闭上眼睛的时候都会想起他心情愉悦的做在那个女人的旁边聊着什么?蓝夜雨坐在阳台上冬天冷的刺骨,可是这种疼痛比不上他给的伤痛,人们犯的都是通病,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罗珊可知道亚斯曾经多爱她,他爱的多苦。也许当有一天她离开的时候他只希望在他心里的一个小角落里有一个盒子,装着自己,当他寂寞的时候打开盒子想一想这里曾经住着一个爱过他的女人。

牧冰坐在床上,露出古铜色的皮肤,抽着烟看着审判熟睡的人儿,牧冰蹙着眉,想要起身离去时,身畔的人被惊醒了。

茜茜看着牧冰不急不慢的穿着衣服,起身从背后搂住他,“别走好吗?”

牧冰最讨厌女人用这样的方式留住自己,冷哼道:“你应该没忘记我们当时定下的规矩吧!”

茜茜啜泣道:“我没忘记,可是我爱你啊!我不能忍受那样的规矩“

牧冰不悦的回过头看着茜茜,拿起笔写了一张支票,无情的道:“你应该记得,只要我们之间的规矩吧!”把支票撕下来递给茜茜。

只留下一句话“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

茜茜不可思议的看着前一刻还和自己在床上甜言蜜语,这一刻竟然这么无情的用钱砸自己,待门声响起,茜茜拿起支票看了下数目,冷哼:“虽然脾气不叫人满意,支票上的数目还挺满意的,这次我就和你算了,下次别栽在我手里。不然有你好看。”

牧冰走出茜茜的家,还记得茜茜曾经是他最喜欢的情人之一,不和别人争风吃醋,牧冰的规矩就是这么无情,每当身边的情妇动情和吃醋的时候,他会毫不留情的开张令她满意的支票然后离开。把她列进黑名单里。牧冰头也不回的走出公寓大门,看了看手表,决定先回公司看看去。

由于宿醉头痛的罗珊,被刺眼的阳光弄醒,看着自己躺在床上,以为是牧冰把自己抱进来的,开心的嘴角划过一抹开心微笑,走出门看到昨天的杂物都被人清理过了。高兴的哼着小曲,卧室的电话响了起来。“主人来电话了,主人来电话了”

罗珊接起电话,以为会是牧冰的关心,没想到竟然是陌生的男人,“喂!什么事”

那头冷笑着:“罗大小姐,我交给你的任务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吧!你到底要什么时候动手”

罗珊突然有点后悔和他合作了,“我找过了,没有。”

欧阳旭邪恶的笑着,笑的罗珊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罗大小姐,别说我没提醒你,如果我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牧总裁的话,我想你的下场会是什么呢!”

被人威胁的滋味不好受,罗珊更加害怕牧冰会知道,脑海里闪过牧冰看着自己憎恨的眼神。罗珊应道:“我会尽快的”

欧阳旭似乎不到手不罢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三天内我见不到文件,你就等着下地狱吧!”哈哈哈哈

罗珊的真的害怕了,听到手机传来的“嘟嘟嘟嘟嘟嘟……”声音把电话放在了床上瑟瑟发抖,她该怎么办?罗珊的耳边回荡着欧阳旭的威胁和邪恶的笑容。她后悔了还不行吗?

最好早餐的蓝夜雨打算叫她出来吃饭,走到门口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她和陌生人的谈话和她的迷茫,一定是和自己的目的一样吧!会是谁呢!蓝夜雨悄悄的整理好心情。

“碰碰……”

“谁呀”罗珊失魂落魄的道

蓝夜雨笑着“是我”

罗珊很诧异她很少找自己的啊!罗珊走出门口道:“怎么?有何贵干?”

蓝夜雨不温不火的道:“昨天看到你宿醉,做了早餐叫你出来吃“

罗珊不可思议的瞪着蓝夜雨:“你才不会那么好心呢!”

蓝夜雨离开她身边,“爱信不信”

蓝夜雨做到餐桌山为自己盛好粥后,自顾的吃起来。罗珊看这蓝夜雨吃着小菜和粥,抹了抹抗议的肚皮道:“哼!不吃白不吃”

两个人自顾的吃起来,蓝夜雨害怕罗珊只顾面子不好意思吃,迅速的结局战斗,大步的回到楼上,在楼梯口吃吃的笑了起来,看着狼吞哭咽的罗珊,摇摇头。

中午蓝夜雨穿着破旧的衣服,走到后花园的花棚里照料着那些花儿们,浇浇水施施肥,忙的不亦乐乎,罗珊鄙夷看着蓝夜雨忙碌的身影。“没事自己找最受”

可是蓝夜雨不以为意,忙的满头大汗,这里的花朵是紫色的薰衣草,记得这是她生病住院回来后,他用直升机连夜情人搬过来移植在这里的,这里的没一朵薰衣草都是他的心血,她要把他的心血好好的培养起来,还记得他抱着自己在花丛里开心的旋转,蓝夜雨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在阳光的照耀下很美。

可是蓝夜雨的笑容在罗珊眼里觉得鄙夷,不就是几多破花吗?至于那马高兴吗?罗珊忽然觉得那抹笑容很刺眼。

蓝夜雨哼着小调在花丛里像个花蝴蝶一样开心的忙碌着,她看了看罗珊正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自己,其实她并不坏,只是她怕她因为一时的冲动被别人利用。接触下来发现罗珊的心里也有一丝的柔软。不然她不会后悔帮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