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总裁的情人老婆

孤单的肩膀一人扛起家里的开销,可是老天不仅不怜惜她,竟然还火上浇油。天哪!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互相伤害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二章 互相伤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是夜,月光照进蓝夜雨的病房,可是病床上并没有她的身影,冰寒的月光投射在一个人的脸上,她—蓝夜雨,蜷缩在墙角里,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躲在角落里舔舐自己的伤口,蓝夜雨张开迷蒙的眼睛,看向窗外,这个时候的夜晚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霓虹灯闪烁的地方就是人们寻找快乐的天堂。这个充满诱惑的城市,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就是她生活的地方,眼角划过一滴冰冷的泪珠。

酒吧里,牧冰点了一杯威斯纪,看着舞池里的人们疯狂甩着自己的身体,牧冰已经麻木了,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重复着他们的片段,蓝夜雨的画面像电影一样,一闪而过,宿醉的牧冰开车离开了喧嚣的pub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穿梭。最后的最后,刹车声戛然而止,牧冰看着眼前的医院大门,不知不觉还是来到这里了,犹豫不决的牧冰不知该不该进去,白天的对话他们都失去了理智,犹豫了片刻,他还是不自知的走进病房,原本只想在门口看一眼她平安就好,可是病床上空荡荡的,被子叠的很好,牧冰旋转了门把打开病房的门,眉毛纠结成了一条线,因为他米有看见她,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正当他要大发雷霆之际听见了来自墙角的鼾声,回头乍一看她—蓝夜雨。牧冰不由自主的把蓝夜雨报道床上,轻轻一睹看见挂在蓝夜雨脸上的泪珠儿,轻轻的擦拭着,也许蓝夜雨以为是在梦中,觉得脸一样,不知嘴里咕哝着什么?拍掉了牧冰放在脸上的手,牧冰哭笑不得的看着蓝夜雨,低声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

他商场上出了名心狠手辣的商人,可是没想到自己经过那件事情之后,还有再动心的一天,可是对于自卑的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坦然的去接受,因为对他们来说都不公平,因为在他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住着一个人,一个自己曾经愿意付出生命去爱的人,可是她背弃了自己,让他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也让他学不会去爱人,因为他不再相信爱情,每一个靠近自己的女人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坐上牧氏夫人的宝座,牧冰对这段感情也很纠结,不愿意去面对,他只要取了罗珊就可以坐拥中国的经济命脉,到时候可以吞并更多的企业,牧冰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为了他的公司他可以去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因为他不可以辜负她的期望,他身上背负了太多,他也有感情,但是他不能为了爱情抛弃另一个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女人—她的母亲,一直以来妈妈就告诉他只有做一个打不到的强者才能不被别人欺负,只有自己欺负别人的分,就想每次宴会,妈妈都会在各个宴会上用光鲜的外表胜过其他商界名流的夫人,但是他知道她从来都不幸福,只有在别人嘴里发出对她的赞许时,才能满足她的虚荣心,所以她逼着自己比别人优秀,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在她的而身上得到一丝母爱,这是多么可悲啊!

牧冰做了好一会儿,享受这无声世界里的温暖,因为自己跨出医院的时候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只有珍惜一点时间,轻轻的为她掖好了被角,扬长而去,轻的他不曾来过一样。

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蓝夜雨睁开了眼睛,其实她早就知道他来了,从他一进房间时的熟悉的味道,蓝夜雨就感受到了他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得陌生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在一起没有欢声笑语只为对方留下了一道道伤口,每一次说出过分的话,都没有办法收回,他们只有一次次的去加深拿到原本裂开的口子,所以蓝夜雨并没有说话,和他一样享受片刻的宁静和温暖,他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心里划过一丝暖意,可是当他在她耳边说的那句:我该拿你怎么办?时,蓝夜雨的心理划过一丝算出,也许注定了的,他们只是金主与情妇的关系,即使他们把彼此都伤害的那么深,可是他们又都在纠结着,他不愿意打破现在的关系,她亦是如此,如果合约解除了她就在也不会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也表示他们的生命从此不会再有交集,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蓝夜雨的嘴角划过一丝苦笑,一闪即使。在寂静的夜晚里添加了一丝悲哀。

命运就是这样会开玩笑,因为更大的玩笑还在后面,命运之轮转动了,他们为之的命运正在开启……

第二天清晨,蓝夜雨独自一人坐在医院后面的花园里,医院的立面还真是别有洞天,里面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到外面的时候感觉豁然开朗。呼吸者新鲜空气,天气渐渐凉了,不过蓝夜雨最喜欢下雪天了,白色的雪花在天空中飞舞,落在地上仿佛进入了白色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