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总裁的情人老婆

孤单的肩膀一人扛起家里的开销,可是老天不仅不怜惜她,竟然还火上浇油。天哪!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心痛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四章 心痛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牧冰感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上次在医院看到的男人——亚斯。罗珊认着自己大声的哭泣,牧冰看到蓝夜雨一直注视着罗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滚烫的泪水划过她的脸颊,可是她一动不动的站着。

其中一个男人牧冰觉得他好面熟,看了好半天,原来他就是那个为了蓝夜雨和自己打架的男人,牧冰看着他靠近蓝夜雨心里就是不舒服,做过去一手拉着蓝夜雨的手,想要拽着她和自己离开,可是寒永炫拉着蓝夜雨的另一只手,两个男人较起劲儿来,谁也不想放手。

“小雨,和我走”寒永炫道

“有些事情我要找你算清楚”牧冰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很想知道真相。

蓝夜雨看看右边的男人,再看看左边的男人,蓝夜雨同时松开了两个人的手,“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你们的附属品”

牧冰和寒永炫都睁大眼睛看着蓝夜雨刚才说的话,他们都不敢相信,她转身对寒永炫冷笑道:“能做的我都做了,谁叫我们是兄妹,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违背你的诺言,我也绝不会食言”

牧冰以为蓝夜雨是站在他这边的,可是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话,对他来说犹如五雷轰顶。

蓝夜雨转过另一面“还有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的替我做所有的决定,我知道这是我欠你的,可是我是人,我有自尊,以前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用钱帮助了我,所以我没办法离开你,这是我欠你的,从明天开始我要靠我自己活下去”说完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牧冰看着蓝夜雨离去的背影,心里某一个地方微微的疼痛,他清楚的听到了心理的某一角碎了一地,原来他的付出都是一厢情愿的,好,很好。牧冰紧握的拳头,嘎吱……嘎吱,弄的直响,寒永炫也离开了,只留下了牧冰和倒在血泊里的两个人。牧冰一脸阴郁的看着蓝夜雨离开的方向。

蓝夜雨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过分了,可是她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向往已久的自由,蓝夜雨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可是她知道她就要获得自由了,可是这一次真的伤的太深,他不会原谅她,不然早晚会害了他的,蓝夜雨觉得很疲惫,世界之大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次的逃离使她沉沦到了更深的深渊。

罗珊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浑身是血,她看着亚斯被他们推进去了,红色的急救等亮了起来,罗珊心神不宁的坐在外面,不时的像里面望去,她后悔了,她真的知道错了。为什么上天不给她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忐忑不安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罗珊觉得自己糟糕透了,牧冰跟着罗珊来道了医院,眼睛也时不时的像急救室张望。

蓝夜雨回到了牧宅,没人,她只打了他还没回来,也许是去医院了吧!现在任何事情都与她无关了,她不要为别人而活,接下来的日子她要自己选择人生。蓝夜雨倒在温暖的大床上,脑海里都是亚斯倒在血泊里面的画面,还有罗珊无休止的哭泣声,一直在蓝夜雨的耳朵里回荡,无论是睁着眼睛还是比起眼睛,看到的都是那幅画面,蓝夜雨觉得自己要疯了。

医院里的走廊里,牧冰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罗珊的身上,毕竟他们两家是世交。直到亚斯被推了出来,医生对罗珊和牧冰摇头:我已经尽力了。

罗珊听到医生的话,嚎啕大哭,扑在了亚斯的身上,“你不是说你会努力的撑下去的吗?我下辈子不要和你在一起,我就要现在,现在,你听懂了吗?”可是任由罗珊怎么摇晃,亚斯终究还是没有再动,紧闭的双眼。

牧冰抱着绝望的罗珊,在她的耳边低语:“面对现实吧!他已经离开了”

罗珊挣扎着,想要他们不要退走他,可是他还是被推走了,一道冰冷的铁门从此隔开这对怨偶。

第二天清晨,牧冰帮着罗珊给亚斯安排了葬礼,罗珊手里托着亚斯的照片,他笑的是那么的开心,这张照片是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照的,他还那么年轻,罗珊想到这里,脸颊上不禁泪流满面。她从昨天以后一直都没再开口,罗珊把一束蒲公英的花放在了亚斯的墓前,还记得亚斯说过,如果我死了,你在目前放一束蒲公英的种子就好了,待它长大之后,会代替我飞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罗珊拿出兜里面准备好的蒲公英种子,埋在了地下,宗祠他们阴阳永隔……

这几天,罗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通过这件事情,牧冰感觉到她成长了很多,也许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要经历一些痛吧!那样才知道珍惜。

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蓝夜雨以不见踪影,罗珊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回美国去。正好迎来了回来的牧冰,“我要回去了”

“这么快”

罗珊回顾四周,“是啊!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牧冰拿起罗珊手上的行李,“我送你”

在机场,罗珊看着牧冰欲言又止,在快要走进机舱的时候,罗珊还是觉得会愧疚,跑出来对牧冰道:“其实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和蓝夜雨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我的妒忌心在作祟,是我的错”

牧冰明白了之前的事情都是她搞的鬼,“那写都是你的错”

罗珊愧疚的点点头,“好了,和你说出来我心里舒服多了,我要走了,离开这里了。这里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了”罗珊在进去的时候朝牧冰挥挥手。

罗珊踏上了去巴黎的飞机,她记得亚斯说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要待她去巴黎,他未完成的心愿就让她去完成吧……罗珊紧握着脖子上挂的项链,默念着: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