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总裁的情人老婆

孤单的肩膀一人扛起家里的开销,可是老天不仅不怜惜她,竟然还火上浇油。天哪!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26章 踏青
章节列表
126章 踏青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天 天一亮,牧冰就为蓝夜雨办理了出院手续,因为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所以牧冰还是觉得回家修养比较好,蓝夜雨回到家之后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房间里没有了平日的欢笑声,寂静的好像没有人存在一样,牧冰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直视着面无表情的蓝夜雨,其实他现在比任何人都了解她内心的痛苦,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她看不到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她当然难过,牧冰收拾好行李之后,握着蓝夜雨冰冷的手,“小雨,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难过,但是我记得曾经有一个和我说过,她说无论什么事情都打不到她,因为她就是生长在野地里的野草,即使没有雨的滋润,没有太阳的照耀,她依旧可以坚强的生长”牧冰的声音围绕着蓝夜雨的耳边,她记得那是她曾经说过的话,那个时候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可以看到每个人的笑脸。可是现在她什么都看不见了,每天都生活在黑暗里和恐惧里,心里的不安日益扩大,可是她不干告诉他。她知道他一直都在担心她,这个时候她不可以再成为他的包袱。

蓝夜雨笑着说,“那是我说过的话,没有想到你竟然记得这么清楚,我答应过你,无论未来的路怎么办?我都会一直坚强的活下去,你不用担心我,你可以放心的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面,家里不是还有佣人吗?”

牧冰为蓝夜雨的体贴心痛,如果她可以对着他无理取闹,对这他大喊大叫,说不定他的心里面还会安心一些,可是她表现的实在太冷静了,“小雨,你放心,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无论你的眼睛是否会恢复,我都回一直陪着你”牧冰对着蓝夜雨许下了生生世世的诺言。

蓝夜雨最害怕的就是他的诺言,她知道他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如果他说出口了,他就一定会做到,她不希望他是因为内疚才对自己这样的,现在她就像一个废人一样,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那你乖乖的躺着 ,我去买一些东西回来,等你醒了就可以吃了”

牧冰轻轻的为她盖上了被子。在们被关上的那一刹那,蓝夜雨眼睛里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双颊被泪水打湿了, 可是她没有用手去擦拭,默默的哭泣着,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为什么上天那么不公平,夺走了她的一切就算了,现在就连她的眼睛都失去了,她就知道幸福一直都不是她这种人可以奢求的,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可以和牧冰在一起,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她也明白,牧冰是商业的巨子,他怎么可以娶一个瞎子新娘呢!会被人当作笑话的,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为他忙前忙后的女人,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女人,可是她没有资格了,啜泣声传进了站在门外的牧冰的耳朵里,他其实只是在想给她一个足够哭泣的空间,他知道她不会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脆弱,听到她的啜泣声,其实他的心比她还要痛,以为经历过这一次的劫难,他们可以重新走在一起,可是她一天不放下心里的自卑感,他们就永远都没有结果。牧冰无力的靠在门板上,身体慢慢的滑落,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没有用过,看着心爱的女人被病痛折磨,他竟然一点忙都帮不上,黑暗慢慢的吞噬着他们受伤的心,不知道明天他们会不会一直走下去……

菁菁知道蓝夜雨出院之后,害怕她一个人在家里面寂寞,每天都会去牧宅走动,每天都会给她讲一些趣闻,今天菁菁一大早就吵醒了正在熟睡的两个人,蓝夜雨睁着惺忪的眸子无神的大眼睛看着前面问道,“怎么了?”

“你别动,我出去看看”牧冰穿着家居服走出大门外,看到菁菁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门口,对这对讲机拼命的叫喊。

门接收到了指令,哗的开了,“累死我了,你还站在那里干嘛,还不接一下,东西好重的”

牧冰呆若木鸡的看着急匆匆的菁菁,“一大早的你吵什么啊!”

“我是想啊,这几天你不再家,小雨一定很孤单,所以我决定带着你们两个一起去踏青,你不觉得今天天气很好吗?”菁菁兴奋的说道。

一个小时后,三个人准备好了要带的东西,出发去郊外,在郊外的路上,菁菁惊讶的喊道,“小雨你看那里,真的好漂亮哦,你看那些花朵的颜色五颜六色的,美的娇艳欲滴哎!”

车里的气氛霎时间变的沉寂下来,菁菁明显的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还有牧冰的眼神简直想要把她吃掉的可怕的样子,“小雨,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看不见,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蓝夜雨不在意的笑着说,“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正好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听到你的解说,我好像身临其境一样,不是很好吗?”

牧冰不悦的蹙着眉,他看得出来她伪装的很辛苦,“我们马上就要到了,听说那里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画,我们一起去爬山”为了缓和气氛,牧冰说道。

“对啊对啊!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小雨可是我们系攀岩的高手哦!只可惜以后都没有机会了”菁菁失望的说道。

牧冰的眉毛要皱成一条线了,该死的女人,明知道这样只会让气氛更加尴尬,牧冰加快了速度,希望可以快一点到达目的地。菁菁一个失神撞上了前面的椅背上,痛呼“啊!好痛”

蓝夜雨担心的问,“你怎么了?”

菁菁接收到牧冰警告的眼神,马上笑嘻嘻的恢恢手,“没事,没事”心里面已经把牧冰咒骂的千百遍,小气又可恶的臭男人,不就是说错一句话吗,至于这么折磨我吗?

牧冰的嘴角上扬九十度邪恶的微笑,看着菁菁的眼神里带着一抹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