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总裁的情人老婆

孤单的肩膀一人扛起家里的开销,可是老天不仅不怜惜她,竟然还火上浇油。天哪!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手术成功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手术成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晚上回家的时候,看见屋里多了两个人,你们来了啊还没吃饭呢吧。
  你怎么会在这里萧君逸不敢相信的说
  我.....一阵支吾
  怎么我的小情妇怎么不好意思说了,我替你说。
  你们应该重新认识她一下,不仅是我的秘书还是我的情妇
  一阵冷笑....
  你太过分了,萧君逸说
  没关系,我习惯了。抑制住泪水,因为我不想哭起码不想在他的面前哭。
  呦...怎么了你在床上不是恨舒服的吗?现在怎么装起贞洁烈女来了,他用手指勾起我的下巴。
  眼泪不争气的睡着脸颊滑下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啪...我右手一挥给了牧冰一巴掌我渐渐的后退你太过分了然后跑出去。
  不要追,我走后牧冰对着他的两个死党说
  你这是何苦呢。杨毅莫可奈何的摇头
  一口气跑到我经常去的海边坐在软软的沙滩上,吹着沁人心脾的海风。心情好多了
  这个地方只要我不开心就回来,紧紧的环住自己,晶莹的泪水一滴一滴的从眼眶中滑落,眨了眨眼睛,拼命的想掩饰哪夺眶而出的泪水,对收回对哪浩瀚天空的渴望。
  我对着大海疯狂的含着啊......试图把刚刚受到的屈辱都喊出去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无奈还是伤心我已经不知的了。坐在海边是我的心情很平静。
  许多人向往水晶般的爱情——晶莹剔透没有一点瑕疵。更多人拥有的却是玻璃般的爱情——同样透明但容易破碎。
  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不过很有道理,爱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高不可攀,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我明明可以过着开心但是平凡的生活。明天就要手术了,不行我得先回家。
  为了轩轩我得保护好自己。
  回到家里他已经不再了,可能到那个美人囧寻找安慰去了吧一阵冷笑.....笑自己的可悲,也笑自己的傻。
  床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很贱。
  曾经还是女孩的我的时候,我向往着童话般的爱情,也期待着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把握接走,从子过幸福的生活。可是童话终究是童话。因为他的出现我的身份变得不堪。永远的在黑暗中沉沦,直至重生。
  不知不觉的我睡着了,连什么时候回来人都不知道,今晚我睡得异常安稳,没有噩梦的骚扰,当我迷迷糊糊的想要起床时发现有一双温暖的手放在我腰上。原来是他
  我悄悄的拿开手,可还是惊醒了他。
  糟了再不走就迟到了。今天和医生约好的准备手术。
  你要去哪?一声质问
  我去医院看轩轩啊。
  还在撒谎啊你,不尽然吧。
  是.....我是骗你有怎样我自己的肾我想给谁就给谁,与你无关后面的几个字很用力的说
  我陪你去,他拿起衣服要穿
  什么?我耳朵听错了吧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黑着脸说
  真是小气的男人。我不满的嘟囔着
  可是却全都落进了他的耳朵里
  没想到牧冰会和我一起去,我冲他发脾气竟然反常的没反击。不会是发烧吧
  看什么看女人紧紧的攥着我的手
  我们到了医院以后我悄悄的找到医生商量我先进手术室,不想被暖姨看见。
  医生办公室
  换上了病服,医生手术的成功率是多少
  牧冰问医生
  我们也无法估测,成功的概率是一半一半。
  听完医生的话他的脸就黑了起来
  我准备好了医生。我叹了口气
  我先被推进了手术室等待麻醉,当我要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牧冰对我说:女人不准你抛下我,不然我天涯海角都会追到你。
  知道啦?可恶的男人,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威胁我。
  漫长的等待,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手术室外面的男人牧冰因为刚刚被推进去的蓝夜雨心情非常急躁。担心着......
  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啊。
  看着对面坐着焦急等待的女人,阿姨请问你是轩轩的妈妈。
  是啊你是....
  我是......我是.......小雨的朋友
  哦小雨呢看着眼前的男人很想20年前的那个时候小雨怎么没来呢?
  小雨在里面啊。牧冰说
  什么.....
  阿姨你不知到吗?捐肾的人其实就是小雨。她怕你担心才没有告诉你。
  什么?我已经够拖累小雨的了,没想到这傻孩子。暖姨无奈的说
  他们在手术室外面聊着小雨小时侯的事情,手术室里面的人正在努力的活下去。
  十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等终于熄灭了,医生穿着白色的大褂出来。
  医生手术怎么样啊?暖姨焦急的问
  手术是成功了,但是......
  但是什么?暖姨双手祈祷,祷告我们可以平安
  轩轩的移植手术很成功,可是蓝夜雨的情况不是很稳定。
  看这次那个手术里推出来的蓝夜雨,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牧冰握紧躺在床上的人的小手,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你一定要醒过来。仿佛一撒手就会离他远去
  是谁在说话,是谁再叫我。前面好黑啊我好累好想睡觉啊。
  为什么我看见暖姨在哭呢,可是当我坐在原地的时候有歌很好听的声音在呼唤我。
  是暖姨吗?可是又不像啊。会是谁呢。
  医生说只要听过今晚就没事了,你一定要坚持住。牧冰想着那个明明害怕还喜欢称能的小女人,倔强的脸,生气时的样子。
  谁在叫我,是谁再叫我啊。忽然我开始胡乱的挣扎。
  医生医生......牧冰一声声的呼唤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抢救
  医生,病人没有呼吸了。
  打强心针。
  是,护士听着医生的指示
  经过30分钟的紧急抢救我活过来了。
  医生怎么样了,牧冰焦急的问
  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不过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希望你们还是最是做好心里准备
  不行,你一定要治好她,不管多少钱我都给你,牧冰激动地拎起医生的领子。
  我会尽力的,医生已经习惯了生离死别平静的回答着牧冰。